上周三行政長官發表新一份《施政報告》,這份報告超過3小時破了歷任紀錄,不論是宣讀或在座聆聽,都是精神上的大挑戰。事後有兩大話題在網上洗版,第一,就是特首講述「贍養費調解試行計劃」時,將「贍養費」的「贍」(音善)讀成「瞻仰遺容」的「瞻」(音尖),令網民質疑特首的中文水平。

另一項較多人關注的,就是政府為提升本地生育率,提出「2萬元新生嬰兒獎勵金」,我就很疑惑有幾多人會為2萬蚊而生仔呢?

生育其實很個人取向,我認為首要條件是喜歡小朋友,我有3名子女,絕對明白養育下一代絕不輕易,要付出「時間」、「精神」還有最重要的「金錢」,當年風之后珊珊話養一個細路要400萬,現在起碼都要600萬。

香港人不願意生小孩,除了擔心前景外,最重要是土地與經濟問題。要組織家庭,首要解決居住問題,即使是中產階級,6至7百萬都只買到200呎「納米豪宅」,中下階層更不用說,百多呎的劏房比比皆是,小朋友根本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。在這種環境下,有誰願意生下一代?

除此之外,小朋友出世誰來湊呢?生育開支大,很多夫婦都是「雙職」家庭,而託兒服務配套不足,即使請外傭姐姐基本門檻也要4千8,也未必容易請到;幸運的有雙方父母願意幫手照顧,但現今大部分人較遲婚,祖父母們相對年紀大,可有體力去應付?

所以,種種問題未見清晰的解決方案,2萬元的獎勵金,刺激作用實在有限,政府何不實際一點,將力度放在配套方面?例如完善的託兒服務:在社區設立足夠託兒中心、鼓勵公司用彈性上班或可安排「照顧室」方便父母可在工作地方也能看顧兒童。

目前來看,這個提升生育率的政策,恐怕這三年難見成效了。